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瀾 BLO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做人  

2011-02-18 16:19:20|  分类: 訪問自己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你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食家

你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食家 大概是在《壹周刊》写餐厅批评开始的。我从不白吃白喝,好的就说好,坏的就说坏。读者喜欢听吧。 我介绍的不只是大餐厅;街边小贩的美也是我推崇的,较为人亲近缘故。 为什么读者说我的文字引人垂涎?那是因为每一篇文字,都是我在写稿到天亮,肚子特别饿的时候下笔。秘诀都告诉你了。 被称为[家]不敢当,我更不是老饕,只是一个对吃有兴趣的人,而且我一吃就吃了几十年,不是专家也变成专家。 我们也吃了几十年呀!朋友说。当然,除了爱吃,好奇心要重,肯花功夫一家家去试,记录下来不就行吗。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食家的呀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茶商 茶一喝也是数十年。我特别爱喝普洱茶,是因为来到香港,人人都喝的关系。普洱茶只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流行,连原产地的云南人也没那么重视。广东人也很聪明,知道普洱茶去油腻,所以广东[瘦]人还是多过胖人。 不过普洱茶是全发酵的茶,一般货色有点霉味,我找到了一条明人古方,调配后生产给友人喝,大家喝上瘾来一直向我要。 不堪麻烦地制出商品,就那么糊里糊涂地成为茶商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卖起零食来 也许是因为卖茶得到了一点利润,对做生意发生了兴趣。想起小时候奶妈废物利用,把饭焦炸给我们吃,将它制成商品出售而已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开起餐厅来 既然爱吃,这个结果已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在其他食肆吃不道的猪油,只有自己做。大家都试过捱穷吃猪油捞饭的日子,同道中人不少,大家分享,何乐不为?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生产酱料 干的都和吃有关的东西,又看到xo酱
    大概是在《壹周刊》写餐厅批评开始的。我从不白吃白喝,好的就说好,坏的就说坏。读者喜欢听吧。
    我介绍的不只是大餐厅;街边小贩的美也是我推崇的,较为人亲近缘故。
    为什么读者说我的文字引人垂涎?那是因为每一篇文字,都是我在写稿到天亮,肚子特别饿的时候下笔。秘诀都告诉你了。
    被称为[家]不敢当,我更不是老饕,只是一个对吃有兴趣的人,而且我一吃就吃了几十年,不是专家也变成专家。
    我们也吃了几十年呀!朋友说。当然,除了爱吃,好奇心要重,肯花功夫一家家去试,记录下来不就行吗。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食家的呀。


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茶商的鼻祖韩培珠的辣椒酱给别人抢了生意,就兜起她的兴趣,请她出马做出来卖。成绩尚好,加多一样咸鱼酱。咸鱼酱虽然大家都说会生癌,怕怕。但基本上我们都爱吃,做起来要姜葱煎,非常麻烦,不如制为成品,一打开玻璃罐就能进口,那多方便!主意便产生了。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有了一间杂货店 各种酱料因为坚持不放防腐剂,如果在超级市场分销,负责冷藏吃坏人怎么办?只有弄一个档口自己卖,请顾客一定要放入冰箱,便能达到卫生原则,所以就开那么小小的一间。租金不是很贵,也有多年好友谢国昌看管,还勉强维持。接触到许多中环佳丽来买,说拿回家煮个公仔面当下菜。原来美人也有寂寞的晚上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推销起药来 在澳洲拍戏的那年,发现了这种补肾药,服了有效,介绍给朋友,大家都要我替他们买,不如就代理起来,澳洲管制药物的法律极严,吃坏人会给人告到仆街,这是纯粹草药炼成,对身体无害,卖就卖吧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写起文章来 抒抒情,又能赚点稿费帮补家用,多好!稿纸又不要什么本钱的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忘记了老本行是拍电影 从十六岁出道就一直做,也有四十年了,我拍过许多商业片,其中只监制有三部三级电影,便给人留下印象,再也没有人记得我监制过成龙的片子,所以也忘记了自己是干电影的。 这些工作,有赚有亏,说我的生活无忧无虑是假的,我至今还是两袖清风,得努力保个养老的本钱。 [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电影人?食家?茶商?开餐厅的?开杂货店的?做零食的?卖财柴米油盐酱的?你最想别人怎么看你?]朋友问。[我只想做

    茶一喝也是数十年。我特别爱喝普洱茶,是因为来到香港,人人都喝的关系。普洱茶只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流行,连原产地的云南人也没那么重视。广东人也很聪明,知道普洱茶去油腻,所以广东[瘦]人还是多过胖人。
    不过普洱茶是全发酵的茶,一般货色有点霉味,我找到了一条明人古方,调配后生产给友人喝,大家喝上瘾来一直向我要。
    不堪麻烦地制出商品,就那么糊里糊涂地成为茶商。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卖起零食来
    也许是因为卖茶得到了一点利润,对做生意发生了兴趣。想起小时候奶妈废物利用,把饭焦炸给我们吃,将它制成商品出售而已。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开起餐厅来
    既然爱吃,这个结果已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在其他食肆吃不道的猪油,只有自己做。大家都试过捱穷吃猪油捞饭的日子,同道中人不少,大家分享,何乐不为?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生产酱料 

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

    干的都和吃有关的东西,又看到xo酱的鼻祖韩培珠的辣椒酱给别人抢了生意,就兜起她的兴趣,请她出马做出来卖。成绩尚好,加多一样咸鱼酱。咸鱼酱虽然大家都说会生癌,怕怕。但基本上我们都爱吃,做起来要姜葱煎,非常麻烦,不如制为成品,一打开玻璃罐就能进口,那多方便!主意便产生了。

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有了一间杂货店
 

   各种酱料因为坚持不放防腐剂,如果在超级市场分销,负责冷藏吃坏人怎么办?只有弄一个档口自己卖,请顾客一定要放入冰箱,便能达到卫生原则,所以就开那么小小的一间。租金不是很贵,也有多年好友谢国昌看管,还勉强维持。接触到许多中环佳丽来买,说拿回家煮个公仔面当下菜。原来美人也有寂寞的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推销起药来 你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食家 大概是在《壹周刊》写餐厅批评开始的。我从不白吃白喝,好的就说好,坏的就说坏。读者喜欢听吧。 我介绍的不只是大餐厅;街边小贩的美也是我推崇的,较为人亲近缘故。 为什么读者说我的文字引人垂涎?那是因为每一篇文字,都是我在写稿到天亮,肚子特别饿的时候下笔。秘诀都告诉你了。 被称为[家]不敢当,我更不是老饕,只是一个对吃有兴趣的人,而且我一吃就吃了几十年,不是专家也变成专家。 我们也吃了几十年呀!朋友说。当然,除了爱吃,好奇心要重,肯花功夫一家家去试,记录下来不就行吗。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食家的呀。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变成了茶商 茶一喝也是数十年。我特别爱喝普洱茶,是因为来到香港,人人都喝的关系。普洱茶只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流行,连原产地的云南人也没那么重视。广东人也很聪明,知道普洱茶去油腻,所以广东[瘦]人还是多过胖人。 不过普洱茶是全发酵的茶,一般货色有点霉味,我找到了一条明人古方,调配后生产给友人喝,大家喝上瘾来一直向我要。 不堪麻烦地制出商品,就那么糊里糊涂地成为茶商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卖起零食来 也许是因为卖茶得到了一点利润,对做生意发生了兴趣。想起小时候奶妈废物利用,把饭焦炸给我们吃,将它制成商品出售而已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开起餐厅来 既然爱吃,这个结果已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在其他食肆吃不道的猪油,只有自己做。大家都试过捱穷吃猪油捞饭的日子,同道中人不少,大家分享,何乐不为?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生产酱料 干的都和吃有关的东西,又看到xo酱
 

   在澳洲拍戏的那年,发现了这种补肾药,服了有效,介绍给朋友,大家都要我替他们买,不如就代理起来,澳洲管制药物的法律极严,吃坏人会给人告到仆街,这是纯粹草药炼成,对身体无害,卖就卖吧。

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写起文章来
 

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

   抒抒情,又能赚点稿费帮补家用,多好!稿纸又不要什么本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忘记了老本行是拍电影
 

   从十六岁出道就一直做,也有四十年了,我拍过许多商业片,其中只监制有三部三级电影,便给人留下印象,再也没有人记得我监制过成龙的片子,所以也忘记了自己是干电影的。
    这些工作,有赚有亏,说我的生活无忧无虑是假的,我至今还是两袖清风,得努力保个养老的本钱。

    [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电影人?食家?茶商?开餐厅的?开杂货店的?做零食的?卖财柴米油盐酱的?你最想别人怎么看你?]朋友问。[我只想做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
   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
   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
   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一个人。]我回答。 从小,父母亲就要我好好地[做人]。做人还不容易吗?不。不容易。[什么叫会做人?]朋友说:[看人脸色不就是?]不,做人就是努力别看他人脸色,做人,也不必要给别人脸色看。 生了下来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人与人之间要有一份互相的尊敬。所以我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,是老是少,我都尊重。 除了尊敬人,也要尊敬我们住的环境,这是一个基本条件。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
    看惯了人类为了一点小利益而出卖朋友,甚至兄弟父母,也学会了饶恕。人,到底是脆弱的。
    年轻时的疾恶如仇时代已成过去。但会做人并不需要圆滑,有话还是要说的。为了争取到这个权力,付出的甚多。现在,要求的也只是尽量能说要说的话,不卑不亢。


    到了这个地步,最大的缺点是已经变成的老顽固,但已经练成百毒不侵之身,别人的批评,当耳边风矣,认为自己是一个人,中国人美国人都没有分别。愿你我都一样,作一个人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