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瀾 BLO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点   心  

2011-02-26 10:21:12|  分类: 談中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
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
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广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
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
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广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
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教糕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
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的 看 得 眼 花 撩 乱 , 记 不 了 那 么 多 。 茶 座 上 碰 到 几 位 香 港 客 , 他 们 说 : 「 专 程 从 香 港 赶 来 , 目 的 就 是 吃 一 顿 丰 富 的 点 心 。 」 我 们 又 试 了 伦 教 糕 。 一 位 女 主 持 问 我 : 「 什 么 是 伦 教糕 ? 伦 教 是 什 么 ? 」 伦 教 是 顺 德 的 一 个 镇 的 名 字 , 伦 教 糕 就 是 最 基 本 的 白 糖 糕 , 用 一 个 大 箩 翻 底 , 上 面 铺 上 一 层 布 , 把 白 糖 和 米 粉 蒸 出 一 层 白 色 的 糕 来 。 「 为 什 么 不 是 酸 酸 的 ? 」 女 主 持 问 。 大 师 傅 回 答 : 「 哈 哈 哈 , 本 来 就 不 应 该 酸 , 那 是 发 酵 得 不 好 。 」 到 了 伦 教 镇 , 才 知 道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顺 德 人 不 但 会 吃 , 而 且 喜 欢 讲 吃 。 遇 到 的 每 一 个 顺 德 人 都 大 谈 某 某 店 的 鱼 头 不 错 , 哪 一 家 的 鸡 做 得 好 。 来 之 前 , 我 已 做 了 详 细 的 资 料 搜 索 , 再 加 上 与 当 地 人 的 对 话 , 我 知 道 我 们 的 拍 摄 将 会 很 顺 利 。 《 珠 江 商 报 》 出 版 的 《 中 国 厨 师 之 乡 . 顺 德 美 食 一 本 通 》 也 很 有 帮 助 , 顺 德 区 旅 游 局 局 长 劳 志 和 供 应 的 情 报 更 有 用 , 都 应 鸣 谢 。 自 清 朝 开 始 , 梁 介 香 在 《 凤 城 梦 游 录 》 一 书 上 已 经 记 载 : 「 顺 德 , 乳 蜜 之 乡 , 言 饮 食 , 广 州 逊 其 精 美 。 」 现 在 经 工 商 注 册 登 记 的 大 小 酒 楼 超 过 五 千 家 , 持 有 厨 师 证 的 达 上 万 人 。 「 中 国 烹 饪 大 师 」 是 中 国 烹 饪 协 会 授 予 厨 师 的 最 高 荣 誉 , 全 国 不 到 一 百 人 , 其 中 顺 德 人 已 占 了 三 十 四 位 。 我 们 先 从 早 餐 吃 起 。 广 东 人 嗜 饮 早 茶 , 这 里 的 点 心 种 类 多 不 胜 数 , 请 了 大 良 福 盈 酒 店 的 点 心 部 主 管 关 家 乐 , 替 我 做 一 百 种 不 同 的 点 心 , 他 笑 着 说 : 「 两 百 种 也 不 成 问 题 。 」 咸 的 甜 的 , 我 们 吃 得 不 亦 乐 乎 , 当 然 中 间 有 重 复 的 , 但 只 限 于 肠 粉 , 里 面 包 的 馅 各 异 而 已 , 其 他 白 糖 糕 是 那 么 香 甜 , 其 实 它 清 淡 得 很 , 多 吃 也 不 腻 。 我 也 一 直 以 为 白 糖 糕 是 酸 的 , 真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错 误 , 再 声 感 叹 : 「 吃 到 老 , 学 到 老 。 」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