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瀾 BLO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可能  

2012-02-08 10:24:38|  分类: 草草不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到顺德的一个地盘,替友人的售楼开幕式剪彩。一路上,看到很多花圃,不但卖花,连树也卖,棕榈密密麻麻。
到了陈村附近,这些花圃愈来愈多,所卖的树也愈来愈巨大。
我忍不住了,请司机停车。走进花圃,问老板在不在?一个样子像工人的工人,指着另一个工人:「他就是。」
「这些树多少钱一株?」我问。

花圃主人说:「那要看是甚么树,有多大,和看包不包种活。」
「还有保证的吗?」
「当然啰。死了不必我们负责的话,可以打个对折。」
「像这一株呢?」我看到开满白兰的树。
「哦,那才七八年,千多两千块吧?」
看到树干两人合抱的榕树:「是不是你们这里最大的?」
「唔,这一株六十年了。」
「哗,」我叫了出来:「那要卖多少?」
「三万多人民币。」
一株六十年的树才卖这个价钱?简直是疯了,怎么有可能那么便宜!
「那么多的树,从哪里弄来的?」我问。
他轻描淡写:「开发耕地盖房子呀!起高尔夫球场呀!要多少有多少!」
「那么大的树怎么搬?」
「把树枝斩了,用货车运来。」
我看到那些树,像断臂的壮士,忽然悲从中来。指有可能 - 蔡澜 BLOG - 蔡瀾 BLOG的博客那些数之不清的白兰,问道:「可不可以运到香港?」
「我们出口没有问题,进口由你们自己申请。」花圃主人说。
花个十亿八亿,把国内的白兰运到香港,种满路边,好像是有可能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