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瀾 BLO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2-03-06 10:42:57|  分类: 草草不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大雨,刚好看见一辆过海的士,即刻跳上车。一阵恶臭,攻鼻而来。
每年,到了这个季节,必受此种老罪,是司机大佬的臭狐,怎么避也避不了。宁淋雨,也要开窗透气,不然这种臭味会导致人死命。
「喂,弄湿了要谁赔?」司机粗暴地。
这下子我也不客气了:「你很臭!」
那厮给我当头一喝,态度软化,自己闻了一闻胳肋底:「今天早上洗车,出了一身汗。」
我的怒火可停止不了:「臭就是臭,和出不出汗没有关系!」
这一来他可没声出了。我对那些味道有极度的敏感,脾气愈来愈火爆,就算打起架来,也得拚命。
「那…………有没有药医?」他问。
看到他那副可怜相,我也软化了:「老人牌止汗膏呀!药房或卖药的超市都卖!」
「要多少钱一枝?」
「四五十块吧?」我说。
「那么贵!」
「一枝至少可以用上两三个月!」
「还……还有没有更便宜的?」
「有。」我说:「用明矾。」
「甚么叫明矾?」
「去药材店,向他们要就知道,买个三四块钱一大包,拿回来对水开,一份明矾开十份水,涂在身上即刻消臭,用来洗衣服也行,从前的人都是用这个方法!」
「谢谢你。」司机大佬说:「车钱打个八折好了。」
我下车时,照原价,还给了不少小费,让他买药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