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蔡瀾 BLOG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糕吾爱   

2015-09-30 10:41:45|  分类: 未能食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般上,甜的东西吸引不到我。就算是朱古力,也浅尝而已,但一说到雪糕,就不可抗拒了。

 

小时吃的,是一小贩推着脚踏车,车后架上装着一圆桶,停下车子,用支铁舀往里面挖,探头一看,圆桶壁上有一圈似霜雪的东西,就是最原始的雪糕了。


其实当时的,甚为粗糙,像冰多过像糕,但没有吃过其他的,也感到十分美味。

 

生活质素提高,开始有真正的一块块的雪糕砖,小贩切一片下来,夹着西方松饼,就那么吃。有时,还会以薄面包代替,这是亚洲人独特的吃法,他地罕见。

 

大公司把小贩打倒,冰室里卖起「木兰花 MAGNOLIA」牌子的雪糕,总公司好像来自菲律宾,至今该地还是以此牌子的商品见称。当今的质素当然比从前高得多,但是不能和美国大机构的比。

 

后来,大家都去吃 DREYER'S,认为世上最好,但坏就坏在这个名字,太像美国人的。认为还是欧洲的好,欧洲人比美国人懂得吃嘛,便出现了 HAAGEN-DAZS

 

其实这个名字原先是取来针对 DREYER'S,产品也是美国人做的,但名字应该有多怪是多怪,欧洲姓氏中根本没有这些字,尤其是那两个 A,第一个上面还有两点。

 

这一来,众人以为 HAAGEN-DAZS最为高级,如果肯研究一下, HAAGEN-DAZS也是出于 DREYER'S厂,而两个牌子,皆给更大的跨国瑞士机构「雀巢」买去股份,当今只是挂一个名字而已。

 

雀巢自己也出雪糕,但像旺角卖水果的几个摊子,属于同一老板,就连在欧洲流行的 MOVENPICK,也是被雀巢拥有。

 

还是说回雪糕的味道吧。如果有选择,我还是爱吃软雪糕。到日本旅行,车子在休息站一停下,我一定出去买来吃,那种细腻如丝,又充满牛奶香味的软雪糕,是天仙的甜品,没有一种雪糕可以和它比较。

 

口味当然也有变化,看季节,水蜜桃当造时有水蜜桃软雪糕,葡萄、蜜瓜和其他的,以此类推,但都不如云呢拿好吃。所有牛奶雪糕都加了云呢拿,有些高质量的,还用真正的云呢拿豆荚,刮出种子,取其原味。

 

一般的都是人工味的云呢拿,其实,当今的水果味,皆如此,还是吃绿茶软雪糕可靠。

 

也不可被日本人骗去。做软雪糕需用一个机器,愈大愈精细。看见小型的雪糕器,就别去碰了,它是用一个硬雪糕扮的,放入机器中压出来,口感大劣。

 

如果没有软雪糕吃,那么只有接受硬雪糕了。说到硬,是真的硬,冻久了硬到像石头一样。每次乘飞机,飞机餐不要,只向空姐要一杯雪糕,拿来的皆为石头。

 

我的解决方法是要一杯热红茶,两个茶包,浸浓后,用来浇在雪糕上面,一溶,吃一点,再溶,再吃。

 

有一次到了温泉旅馆,泡后整身滚热,买来的雪糕还是那么硬,见房间里有一个蒸炉,就拿去蒸,活到老,吃到老,蒸雪糕还是第一次。

 

HAAGEN-DAZS到处设厂,有时也把版权租给当地商家,可以自行出不同口味的雪糕,但要得到原厂批准。日本出了一种红豆的,非常美味,不过有一种叫 RICH MILKS,牛奶味的确其浓无比,是该牌子最佳产品,各位去了日本不可错过。

 

另一种好吃的叫 PINO,各样口味的雪糕馅,包上一层朱古力,成粒状。小的每盒六粒,大的三十二粒,包你吃完还觉得不够。

 

除了这些大牌子,私家制的雪糕千变万化,日本人做的有熏衣草雪糕,吃了觉得味道像肥皂。也有墨鱼汁雪糕、酱油味雪糕、茄子的、西红柿的、鸡翼的、汉堡的。「天保山雪糕博览会」内,有一百种以上的口味。

 

还是限量产的雪糕好吃,每地不同,层次各异,吃完了美国雪糕就会追求意大利雪糕,和意大利人一说到 ICE-CREAM,他们说什么叫 ICE-CREAM?我们只知道有 GELATO,其实,讲来讲去,也不过是雪糕。

 

意大利雪糕很黏,但土耳其雪糕更黏,是用一根大铁棍去「炒」的,但集各国雪糕大成的是南美诸国,像波特黎加等,雪糕简直是他们人民的命根,不可一日无此君。

 

尝试过自制雪糕,当今的私家制造器还是十分原始,要冻在冰格中半天才能用,制造过程也十分复杂,洗濯起来更加麻烦,还是去超市买一加仑大盒的回来吃方便。

 

从前的雪糕盒斤两足够,大老板雀巢认为成本可省则省,当今的雪糕盒看起来和旧的一样,但是已缩小了许多,只是让消费者不觉察而已。

 

雀巢产品也有好吃的,其中的 CRUNCHY也是包朱古力的,我可以一吃一大盒,数十粒。在日本吃软雪糕,一天数个,一次在北海道,还来一个珍宝型的,七种味道齐全,全部吞进肚中。

 

「你要吃到多少为止?」常有朋友看到了我狂吞雪糕问我。

我总是笑着回答:「吃到拉肚子为止。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6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